馬昌華狀告政府失信勝訴卻又獲一年半牢獄

馬昌華狀告政府失信勝訴卻又獲一年半牢獄

www.gurkhaguard.com.hk

11年、3種訴訟,時為原告時為被告,經歷勝訴——敗訴——入獄——補償,一切戲劇化得像電影。主角馬昌華更是經歷噩夢一場。2009年,當拿著一紙象征補償的民事調解書踏上前往成都的路途時,馬昌華剛過完花甲之年的生日不久。那次啟程離鄉意味著與過去訣別,“不願再回到達州那片傷心之地。”2011年10月30日,瘦小且顯蒼老的馬昌華坐在《中國新聞周刊》記者面前,眼圈一再泛紅。“什麼自願放棄申訴,哪個自願的?隻是經歷瞭那麼多年,我早已身心俱疲,不得不放棄”。他戴著老花鏡貼近達州市政府針對此案所作的一份會談紀要,一邊讀著“馬昌華自願放棄其刑事判決申訴”,一邊自嘲,口氣間依稀可見當年他堅決捍衛自身權利的影子,那些年,他為訴訟,打印復印各種訴訟材料、證據和判決書等的花費“就有幾萬元”。政府下屬企業違約1997年陽歷新年剛過,時任四川中地能源建設公司(下稱“中地能源”)一公司經理、法人代表的馬昌華,迎來瞭一個新項目——與達縣第二建築公司宏旺分公司(下稱“宏旺公司”)項目經理鄭慶友口頭約定聯合開發“達川市西外鎮團包梁小區B-1工程”。其時,該項目已由鄭慶友與達川市政府所屬新區建設開發總公司(下稱“新區公司”)通過簽訂《建築施工合同》獲得,並且雙方還約定前者墊支款項修建B-1工程至第二層後,後者支付墊款70%。這樣一份有著“政府身份”的合同,使得馬昌華和鄭慶友都信心十足,“當時覺得政府的項目一定穩妥。”馬昌華說,在這種信任感支持下,他隨即對工程進行瞭大量投入,並借給新區公司90萬元供其推進項目。但直至1999年該工程修到第四層,新區公司並未如約支付墊款。隨後,同年3月17日,鄭慶友將新區公司告上達川市中院,要求後者支付工程已建部分款項及資金利息450萬元,並支付違約金及停建損失。與此同時,馬昌華也向該法院提起訴訟,要求新區公司償還其90萬元借款及資金利息。5月20日,達川中院作出判決,要求新區公司給付宏旺公司停工損失、資金利息和墊支工程款共計504.23萬元,並於次日判決要求其償還馬昌華本金90萬元、資金利息14.37萬元。8月23日,三方在達川中院主持下就債務問題進行調解,並達成協議,根據兩份判決,新區公司、宏旺公司決定將西外鎮團包梁小區總價值680萬元的在建工程B-1、B-2抵償給馬昌華,新區公司所欠的其他6筆債務共計794.8748萬元由馬昌華償還。協議書載明:“相抵後尚差114.8748萬元,再也無資產和支付能力。”雙方並約定,產權過戶手續的辦理,由雙方申請達川中院執行。“辦好過戶手續後,新區公司與上述債務脫離債權、債務關系”。此後,達川中院曾向達川市國土局發出《協助執行通知書》,要求後者按三方協議將B-1、B-2宗地的土地使用權證辦理給馬昌華。“一地兩用”致區政府敗訴就在1999年達川市改制為達州下屬通川區、其行政單位均悉相應改名之際,馬昌華沒有等來自己的土地使用權,反而等來瞭一張法院傳票。2000年3月10日,達州市亨達公司以新區公司、宏旺公司、中地能源一公司在B-1工地“擅自修建房屋”侵犯其合法權益為由,向達川中院提起訴訟,要求賠償其經濟損失52萬元,並責令被告立即停止修建、恢復原狀。同年5月26日,法院開庭審理此案並查明,當年新區公司與宏旺公司簽訂聯合開發合同後,其後不久又與亨達公司簽訂合同,約定“亨達公司用總價款473萬元購買B地B-1、B-2土地(含已建房屋),C地C-2、C-3土地和F地共計13.38畝的土地使用權”。亨達公司當庭出示瞭該三宗地的土地使用權證。6月6日,原被告在法庭主持下進行調解未果。休庭後,“我和鄭慶友分析認為,通川區國土局在我們墊資修建B-1工程期間,為亨達公司頒發土地使用權證行為違法。就向達州中院提起行政訴訟,要求法院撤銷這個土地使用權證。”馬昌華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法庭隨後查明:新區公司雖與亨達公司簽訂合同,但後者隻向國土部門繳納瞭21.588萬元的土地轉讓金,區政府就為其辦理瞭B-1、B-2、C-2、C-3共13.38畝地的土地使用權證。10月8日,達州中院一審作出判決,據知情人士提供給《中國新聞周刊》的行政判決書,亨達公司隻向達川國土局交納瞭土地出讓金215880元,其在未交齊轉讓金即申請辦證違反瞭土地管理法。“且亨達公司尚不具有房地產開發資格。”而通川區政府為其頒發的國有土地使用證填寫中明顯違反法律規定,“所實施的頒證行為系缺乏主要證據,違反法定程序,濫用職權的違法頒證行為”。判令撤銷區政府為亨達公司所頒的土地使用權證,並要求通川區政府承擔案件受理費15000元。隨後通川區政府上訴,四川省高院撤銷瞭此判決。馬昌華、鄭慶友不服,向最高院提起申訴,在最高院督辦下,四川省高院於2004年5月11日作出再審判決,維持瞭達州中院的一審判決。9月20日,亨達公司從達州中院自動撤訴。隨後,馬昌華和宏旺公司申請法院執行判決,但作為被執行人的新區公司人去樓空,隻剩下公司的營業執照和印章仍然保存在區政府辦公室。據四川省高院的一份執行裁定,達州中院在執行過程中“遭到當地政府阻擾,設置障礙,致使案件得不到執行”。為此,2005年10月10日,該院下達執行裁定,指定本案由巴中市中院執行。在執行過程中,巴中中院查明:新區公司是通川區政府開辦企業,開辦時投入的註冊資金不實。為此,該院裁定追加通川區政府為被執行人,並在註冊資金不實的范圍內承擔清償責任。通川區政府不服,以新區公司不是其開辦等理由提出異議。巴中中院經查證認為,通川區政府不僅是新區開發公司的審批機關,而且是直接的投資開辦單位,且在註冊登記時決定投入的註冊資金一直未到位,應當承擔註冊資金不實的民事責任,遂駁回瞭通川區政府的異議。2000年11月7日,巴中中院凍結瞭通川區政府預算外資金55萬元,但後者未按生效法律文書履行所確定的義務。12月19日,法院將凍結區政府的55萬元預算外資金扣劃到該院備用專用戶,以清償債務。“剛勝訴就獲刑”就在法院如火如荼地推進執行的同時,敗訴的通川區政府也在緊急推進一項工作:由該區區委召開常委擴大會(包括公、檢、法、司法),決定成立以一名區委副書記任組長的專案組,以“追查馬昌華的問題”。勝訴的馬昌華等來瞭一張堪稱噩耗的傳票,這張傳票最終把他送進瞭監獄。“剛勝訴就獲刑,我在看守所待瞭一年零一個月,又在監獄蹲瞭五個月。”馬昌華說,那個刻骨銘心的一年半改變瞭他的命運,其間愛人被醫院下瞭兩次病危通知,兒子在上海的大學學業幾乎難以為繼。事情發生在2006年1月13日,通川公安分局當天以馬昌華涉嫌詐騙對其刑事拘留,七天後,通川區檢察院批準對其逮捕。而鄭慶友和新區公司原副總經理唐興華也因同樣的罪名被捕。據當年10月17日通川區法院所作刑事判決書,該區檢察院起訴馬昌華的理由為“妨害作證罪”。該檢察院指控,在前述宏達公司訴新區公司的欠款糾紛案期間,為向法庭提供證據以收回欠款,1999年3月26日,馬昌華在把鄭慶友、唐興華等邀約至通川區紅樓茶樓後,提出“1998年9月承認代新區公司償還的債務要新區公司出具證明提供給法庭,以利在起訴時予以追償”,並於隨後偽造瞭相關證據。指控中稱,馬昌華為使中地能源在上述訴訟中有合法訴訟主體資格,在1998年底,夥同鄭慶友偽造瞭一份《聯合施工合同》,將簽訂時間提前到1997年1月18日,隨後,指使唐興華在此合同上簽字作證。馬昌華怒瞭。“他在法庭上很激動,甚至有些偏激。”一位當年參與瞭法庭審理的人士告訴《中國新聞周刊》,馬昌華怒吼著指責起訴方並為自己辯護,“他的眼睛瞪得很大,眼珠子都快爆出來瞭”。該人士透露,自始至終馬昌華的強硬個性惹惱瞭個別官員,“他們就想盡快辦他”。回憶起那段日子,馬昌華也自認為是不服輸的個性讓他堅持瞭下來。一位瞭解他的人士甚至認為,如果換一個人來經歷這11年,“肯定扛不過來”,他告訴《中國新聞周刊》記者,剛出獄時的馬昌華比現在還要瘦,幾乎是皮包骨頭瞭。一審很快做出瞭判決結果,判處馬昌華犯妨害作證罪,並處有期徒刑三年。馬昌華不服,提起上訴。2007年1月18日,達州中院終審判決,以上述罪名將刑期由三年改為瞭一年六個月。由此,經歷瞭民事、行政訴訟勝訴的馬昌華,在刑事訴訟中敗訴並身陷囹圄。據《中國新聞周刊》記者瞭解,在此刑事案件一審判決作出後,曾有四川省發展經濟學會專傢委員會專門對其研究討論,並給出一份《參閱件》,認為檢察機關的公訴意見罪名不成立。但是,這一討論意見並未影響法院判決。“政府其實是認錯瞭”一年半並未磨滅馬昌華的鬥志,出獄後,“我很痛苦,覺得自己的權利毫無保障,找不到正義和公正”。還有一位獲刑者在《中國新聞周刊》面前數度哽咽,不願回憶關於案件的情況,隻是重復一句話:“政府最基本的誠信和正義哪裡去瞭?我們受到的打擊沉重,太痛苦瞭。”不過,接下來的一場會議給馬昌華帶去不少安慰。2007年10月30日下午,達州市政府副秘書長何洪波在該市紀委會議室主持召開會議,研究解決中地能源與新區公司的訴訟糾紛遺留問題。據悉,當時在會場的包括該市紀委副書記蔣興清,市中院副院長李鈞、國土資源局副局長鄧大禹,以及通川區紀委、監察局等人。據其後制定的《研究四川中地能源和新區公司相關遺留問題的會議紀要》,此次會議主要議定瞭六項事宜,其中最主要的兩條是對新區公司與中地能源之間的經濟債權債務問題采取兩條措施解決:新區公司依法將B宗地的使用權及其開發項目轉讓給中地能源,且再不收取B宗地的土地使用權及開發項目轉讓給後者的轉讓費;後者不收取前者原來差欠的工程款、借款及停工損失費等全部債務本金及利息。同時要求,馬昌華“自願放棄其刑事判決申訴,徹底息訴”。接著,2008年1月28日,達州中院另行組成合議庭審理本案,再審過程中,各方達成瞭調解協議,其內容與上述會議無異。並規定,一審案件受理費35210元由新區公司負擔。一場會議和調解,在馬昌華看來,“政府雖然沒有公開道歉,其實已經認錯瞭。”這塊土地面積約5.12畝,1997年初步決定開發時的市場價格為約50萬元,十一年後的市場價格則早已翻瞭十多倍,並且據上述會議紀要,對該地的容積率予以增加,並且將該宗地的新建樓層建築限高翻番,調整至20層(不含地下層)。這樣的條件,在馬昌華及其接近他的人看來,無疑相當優惠,可算是政府的無聲道歉和補償。就此紀要的形成原因和法院調解的相關過程,《中國新聞周刊》記者在聯系達州市委采訪時,其宣傳部有關負責人表示“並不知道”。隨後,達州中院一位負責人在接受《中國新聞周刊》采訪時則表示,該案已移交市委、市政府,“法院無法接受采訪”。不管怎樣,馬昌華鬥爭瞭11年的對象——B宗地的土地使用權終於塵埃落定到瞭自己手中。如今,這塊兒位於達州市火車站附近的土地上,已經蓋起瞭一幢正修至12層的商住兩用樓,名為“金合傢園”。 (中國新聞周刊)

Tags:
Managed security services,
Security services,
保安服務,
護衛保安服務,
Security Company,
Event Security Company,
保鑣公司,
護衛公司,
私人保鏢公司,
Hotel Security Guard,
Private security guard,
Personal security guard,
private security guard,
Event Security,
Construction Security,
護衛員,
保安員,
BodyGuard,
Security Guard,
保鏢,
保安,
護衛,
地盤護衛,
地盤保安員,
酒店保安員,
保安護衛員,
兼職保安員,
Gurkha Security Guard,
Gurkha,
Gurkha Guard,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馬昌華狀告政府失信勝訴卻又獲一年半牢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